歡迎您登陸安徽金融網...
服務電話:0551-65380568
首 頁 資訊中心 聚焦農金 特殊資產 金融產品 惠農聯盟 關于我們 用戶登錄 用戶注冊
普惠金融
您的位置:首頁 > 普惠金融
關鍵詞:
監管層為何強調普惠金融“三個不能”
2019-06-20 來源:金融時報-中國金融新聞網 徐紹峰
摘要:“不能搞運動式的,不能搞政策性的,不能搞慈善性的,那是不行的。” 在日前舉行的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針對普惠金融的商業可持續問題,中國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主要負責人連說了“三個不能”。

“不能搞運動式的,不能搞政策性的,不能搞慈善性的,那是不行的。”

在日前舉行的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針對普惠金融的商業可持續問題,中國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主要負責人連說了“三個不能”。

“三個不能”,并非無的放矢。

因為,搞運動式的普惠金融,不乏其人。在這些人眼里,普惠金融既然是上面要求做的,那就搞個運動,做出聲勢。不僅要大張旗鼓,而且要轟轟烈烈,確保短時間內見效。

搞政策性的普惠金融,也不鮮見。在這些人眼里,既然要幫助弱勢群體,那就運用政策推動,或者強行給相關金融機構下指標,定利率,要規模;或者以政策補貼和優惠強力推進。總之,在他們眼里,沒有什么是政策辦不到、辦不了、辦不好的。

搞慈善性的普惠金融,更大有人在。缺錢的給錢;融資困難的,不管能不能還,先送貸上門。在他們看來,弱勢群體,需要的是救助,而不是貸款;貸款放給弱勢群體,能不能收回,并不重要。

現在,監管層官員用“三個不能”,否定了上述三種普惠金融做法。

為什么“不能”?因為,這樣做不僅不具有商業可持續性,還會把普惠金融做進“死胡同”。

首先,三種普惠金融做法,注重的都是短期效應,都或多或少持有完成任務的心態,對普惠金融的目標和意義缺乏深刻理解。

無論運動式、政策性,還是慈善性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希望畢其功于一役,一次性解決眼前所有問題。他們不去區分,也沒有耐心區分哪些對象是有真正金融服務需求的,哪些是需要財政補貼、政府救助的;他們也沒心思久久為功、把普惠金融當作事業來做,總覺得滿足了弱勢群體當前的金融服務需求,就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普惠金融所有問題。

其次,三種普惠金融做法,都會破壞商業秩序,讓專心做普惠金融的難以為繼。

以商業可持續的理念做普惠金融的機構,通常會去研究市場,區分對象,會按照利率覆蓋風險的原則進行合理定價,會使用數字獲客、數字風控等,來解決小額貸款的信用放款問題。這些都需要投入,需要時間,需要實踐,需要堅持。如果運動式的、政策性的、慈善性的普惠金融紛紛進場,他們可能不在乎價格,會用很低的利率,甚至不在乎虧損的方式,扭曲市場,開展普惠金融;也可能借助政策推動,短時間內滿足了弱勢群體的金融需求,讓認真做普惠金融的找不到客群,找不到市場。總之,一個本應按市場規律運行的市場,到頭來可能會因為三種不按常理出牌的“普惠金融”做法,被沖擊成一地雞毛。

再次,三種普惠金融做法,還容易讓弱勢群體對普惠金融產生誤解,把普惠金融視為財政補貼或政府救助。

運動式的普惠金融,雖然大張旗鼓,甚至各種手段悉數登臺,但也會讓弱勢群體誤認為這是常態,對運動式背后的“功利性急切”產生困惑;政策性的普惠金融,通常都會輔助很多補貼和優惠政策,容易吊起弱勢群體的胃口,以后沒有優惠和補貼的,就不愿接受或者非常抵觸;而慈善性普惠金融,更是在沖擊市場秩序的同時,帶給弱勢群體一個強烈信號,原來這樣的貸款可以不還,或者還不還無所謂。無論三種中任意一種普惠金融做法,都容易讓弱勢群體對普惠金融產生誤解或誤判。

正因為如此,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官員以“那是不行的”,斬釘截鐵給予了回應。

實際上,比起運動式的、政策性的和慈善性的,弱勢群體最需要、最受益的普惠金融,還是商業可持續的保本微利的普惠金融。因為這種普惠金融,不僅能源源不斷地讓弱勢群體在有金融需求時,就能得到滿足,而且也會吸引越來越多的機構加入,使弱勢群體擁有更豐富的選擇范圍和空間。

從目前情況看,真正在普惠金融方面做得有聲有色的,是以包括微眾銀行在內的三家互聯網民營銀行以及金融科技實力強勁的國有大行。正是這些金融機構的探索和創新,才讓普惠金融在服務龐大群體的成本和有效控制信貸的風險方面,取得了平衡,實現了商業可持續。這說明,只有讓成本和風險對稱了,普惠金融才有未來。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信息版權歸安徽金融網所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