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登陸安徽金融網...
服務電話:0551-65380568
首 頁 資訊中心 聚焦農金 特殊資產 金融產品 惠農聯盟 關于我們 用戶登錄 用戶注冊
金融時訊
您的位置:首頁 > 金融時訊
關鍵詞:
美聯儲7月降息預期驟增 金融資產面臨估值重構
2019-06-21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摘要:盡管北京時間6月20日凌晨美聯儲決定維持利率不變,但美聯儲在聲明里刪除對利率水平“保持耐心”的措辭,并在經濟預測里下修通脹預期,讓整個金融市場依然感受到美聯儲降息動作正在步步逼近。

“美聯儲降息會延后,但不會遲到。”美國一家對沖基金經理張剛感慨說。

盡管北京時間6月20日凌晨美聯儲決定維持利率不變,但美聯儲在聲明里刪除對利率水平“保持耐心”的措辭,并在經濟預測里下修通脹預期,讓整個金融市場依然感受到美聯儲降息動作正在步步逼近。

“目前聯邦基金利率期貨合約暗示今年底美聯儲會降息75個基點,越來越多交易員正押注美聯儲會在7月份一口氣降息50個基點。”張剛表示。

令他沒想到的是,降息預期竟引發全球金融投資品種遭遇新的估值調整——3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一度跌破2.5%,創下2016年以來最低點,10年期美債收益率也一度跌破2%整數關口,COMEX黃金期貨主力合約一舉逼近1400美元/盎司,盤中創下年內最高值,人民幣匯率則大漲逾500個基點。

在對沖基金BMO Capital Markets策略分析師Aaron Kohli看來,過去數十年期間,一旦美聯儲進入降息周期,華爾街多數投資機構都會習慣性遵循兩大投資主線,一是將美國高風險資產轉化成高安全性資產,二是將資金轉向新興市場分散投資風險。

被迫加快調倉步伐

美聯儲降息預期升溫引發6月20日全球金融市場劇烈波動,的確出乎不少對沖基金交易員的意料。

“在上周五美國公布強勁的零售銷售數據后,金融市場押注美聯儲6月降息的幾率驟降至25%以下,表明多數投資機構認為美聯儲6月不大會降息。”張剛告訴記者,因此不少對沖基金認為美聯儲即便釋放下半年降息信號,金融市場也會波瀾不驚,甚至部分激進的對沖基金還在押注美聯儲降息信號會令美股持續反彈,吸引大量資金棄債投股。

“如今看來,我們還是低估了美聯儲降息周期來臨對資產估值重整的影響力。”他坦言。

在Aaron Kohli看來,美債、人民幣匯率、黃金等金融資產之所以會出現劇烈的波動,主要原因是市場驟然發現美聯儲的降息步伐可能大幅超過市場預期。

北京時間6月20日,美聯儲公布的數據顯示,17位聯儲官員里,8位預計美聯儲將在今年下調聯邦基金利率,其中7人預計美聯儲將降息兩次,每次25個基點。而美聯儲在政策聲明中進一步指出,經濟前景越來越不明朗,通脹壓力保持溫和,但同時又表示將“采取適當行動維持經濟擴張”。

“這讓對沖基金交易員紛紛押注美聯儲7月份可能降息50個基點,甚至將7月降息50個基點預期迅速計入各類資產估值里,從而引發金融市場劇烈波動。”他分析說。

多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言,黃金、人民幣大幅飆漲與美債收益率迅速走低,也折射出當前華爾街金融機構的最新態度——美聯儲降息步伐加快預示著美國經濟衰退風險可能遠遠超過市場預期,因此他們對資產的估值判斷,幾乎都是基于經濟較大幅度回落與避險投資迅速升溫等場景假設。

“這也迫使我們不得不加快資產配置調整的步伐。”張剛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直言。原先他們打算在未來3個月內將新興市場資產的投資比重從15%提高至30%、留存逾6%的現金比重、將40%美國高風險資產持倉轉向美債等安全資產,如今上述調倉動作可能會在1個半月內完成。

不過,隨著美債德債收益率迅速走低,他所在的對沖基金對超配美債資產形成新的分歧——部分交易員認為美債德債收益率持續走低,若超配這些安全資產反而將拖累基金整體業績回報,因此他們建議將這部分資金轉而投向新興市場高收益高信用評級債券,或者買入高收益相對低信用評級的美國上市企業可轉債,以滿足收益要求。

“其間也有交易員建議以更高的杠桿倍數投資美債,從而博取更高的收益,但投資委員會擔心此舉會加大投資風險,并不贊成。”他透露。目前基金內部對此仍未統一投資決策。

在WallachBeth Capital研究主管Mohit Bajaj看來,不少華爾街對沖基金都遇到類似的困擾。

“若美聯儲降息周期來臨且降息步伐高于市場預期,數萬億美元投資資金的無風險收益預期與資產配置策略都將做出大幅調整,足以讓對沖基金花費大量精力多維度權衡各類資產未來表現與潛在投資風險,才能做出最優化的投資決策。”他指出。

押注新興市場貨幣升值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美聯儲降息周期來臨引發美元下跌壓力驟增,不少對沖基金很快找到了一個“相對確定”的套利策略——沽空美元同時加大買漲新興市場貨幣。

一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6月20日泰銖、俄羅斯盧布等新興市場貨幣均創下年內新高,此前受制中美貿易摩擦升級的境內外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也出現逾500個基點的上漲,單日漲幅創下5月以來最大值。

“事實上,這也是對沖基金針對美聯儲降息周期來臨所采取的慣用套利策略。”他分析說。只要美聯儲降息周期來臨引發美元下跌壓力增加,這些對沖基金就會加大新興市場貨幣的投資占比,轉而押注新興市場貨幣升值獲利。

一位新興市場投資型對沖基金經理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隨著美聯儲降息周期驟然升溫,6月以來不少FOF機構都向他們追加額度,甚至個別FOF機構已將20%資產投向不同策略的新興市場投資型基金。

但他坦言,目前無法判斷FOF機構對新興市場資產的配置力度是否會持續加大,一方面當前他們對新興市場貨幣的追捧,主要源于對美元貶值的強烈預期,若美元指數不跌反漲,可能會導致他們削減新興市場貨幣投資力度,另一方面若歐美股市債市因歐美經濟衰退風險驟增而出現大幅下滑,這些機構也不得不贖回部分份額填補歐美股市債市投資虧損“缺口”。

不過,市場不乏“吃螃蟹者”。

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策略師Gene Frieda坦言,鑒于美聯儲降息周期來臨令美元8年強勢行情“接近尾聲”,目前是投資新興市場貨幣資產的好機會。

在張剛看來,目前多數對沖基金之所以將加大新興市場貨幣投資作為資產配置調整的重要步驟,主要是基于中短期投資回報的考量,一旦某些新興市場國家受制全球經濟增速放緩與貿易縮水而呈現經濟低迷狀態,不排除他們會迅速進行新一輪調倉,將資產從押注一籃子新興市場貨幣升值,轉向集中投向個別經濟增長基本面穩健且高利差的新興市場國家貨幣。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信息版權歸安徽金融網所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
  • 1
  • 2
  • 3